广东云服务器云主机

今非昔比看湛江

周大开

20来年前陆路上几过湛江,“较落后、脏乱挤”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。

此次再赴湛江,已然“鸟枪换炮”,一派都市感觉。

“海市蜃楼”看变化

多年未乘船经琼州海峡回内地了,此次再乘船,看见大变化。今非昔比看湛江

美丽的湛江夜景

我们从海口秀英港坐轮渡过海。约一个半小时,正立船头看海,随着人群欢呼,隐约显现海岸线。

极目远眺,但见海岸线多长,建设楼群便同延多长。阳光照射下,高大的建筑物反光,映射我之双眼。以为是海市蜃楼,揉眼再细瞧,加问旁观者,众口说一,所见之处确实是湛江市徐闻县的海安镇!

同船的来自黑龙江的两位回程老者游人,听我们言谈岸上拉那么长、建那么宽的居然仅仅只是个小集镇,俩老怎么也不相信!在我们的反复肯定后,俩老各自再举望远镜,一番仔细环视,口中赞誉不断:“沿海就是沿海呀!看这个建设规模,在我们内地的好多地方,这至少也该是个大县城嘛!就凭这一点看,沿海就走在我们前面好多年了!今非昔比看湛江

乘坐高铁观花海

的确。这使我想起十几二十年前渡海经海安所见情形。

那时立船头在海上看海安,只见港口岸边收缩式地建有一些零星建筑,顺海岸线看去,除了一望无际随风摇摆的海岸树,依然还是树涛汹涌的汪洋林海!

今昔对比,再看海安镇,已是两重天!

“水塘”“稻路”变高速

27年前的镜头:

1993年1月13日上午,火车抵湛江,换车到海安。刚行几百米,前面一片汪洋:公路坑坑洼洼,积水满街都是,来往车辆变成了“轮船”,车在水中左偏右颠地慢慢爬行。每一次震动都牵拉着记者的心,担怕“船”翻人落水!一路摇晃着好不容易到了安全地,回头望,但见车水相连,不见路面!刹时忧上心头:堂堂皇皇的对外开放城市,竟还有远近不见的水街?(见1994年2月25日中国老区报《记者三千里旅行历险记》“是湛江?是水塘”篇目)今非昔比看湛江

灯海湛江

再看15年前的镜头:

在S373线湛江至徐闻公路的一些路段,本该是畅通无阻的道路,却变成了险象环生的稻路,令广大司乘人员胆颤心惊!这是记者当年7月13日亲身经历的一件怪事。

当日13时15分左右,记者所乘车辆经过湛江市辖下的雷州市府城镇傍山村路段时(属于S373线),只见几公里长的公路上铺晒着金黄色的稻子,一路走来,不时有人或在翻晒,或将稻子推赶成堆,亦有人在稻路上走来走去,往返车辆时停时走,不时听见车辆的紧急刹车声。

进入湛江市霞山区太平镇后,记者在数百米长的公路上,亦看到了与上述险情大同小异的怪状。更令记者不解的是,前行不多远,一辆警车停在路边,两个交警正在拦检两辆大型空货车,对稻路情形视而不见!今非昔比看湛江

滨海湛江

众所周知,车祸猛于虎。为防患于未然,记者建议有关部门采取强力措施,还道路本来面目,再不要让道路变成稻路(2005年7月14日,原文标题:《S373线湛徐一些路段 道路变成了稻路?》)

跑过湛徐线的司乘人员都知道,那时从海安到湛江市区,全程普通路,不仅路况较差,而且很多临路农民往往还占路摊晒谷物,影响道路安全通行。车辆单边行驶,再快也得4个小时。

看如今,全程高速,两个小时即可抵达,仅从交通变化看,湛江变化即翻倍!

昔日“乱”字今日稳

镜头回放一:今非昔比看湛江

繁华湛江

1994年1月13日上午10日许,由湛江开往海安的客车在距离国营雷南加油站100米靠右边的红墙院内停靠,乘客们纷纷下车填肚。

院坝上,四个青年摆弄开了扑克牌。一白发老农被骗输了200元,绝意不干了,摊主揪着他说赖了100元,双方从争执到打斗,四对一将老者倒拖着在沙地上转圈。

两个“大盖帽”自始至终袖手旁观,任其发展。

记者碰其一叫管管,答曰:“哪管得了这么多!”

“戏”仍在上演。三青年轮换着对老者拳脚相加,一阵阵哀嚎声灌进耳膜,良心再一次驱使我(这一次我掏出了记者证)向“大盖帽”求情。

“是你什么人?”

“不是我什么人,良心上过不去呀”!

此时,司机按响了喇叭,人们蜂拥着上车(包括两个大盖帽),记者挪动着像灌了铅的脚,看着还在挨打的老者,人上了车,眼泪却落了地。这算什么悲哀?(见1994年2月25日中国老区报《记者三千里旅行历险记》“大盖帽”静观“烂八团”篇目)

镜头回放二:今非昔比看湛江

梦幻湛江

正值春运高峰期,一辆没有车牌号的“黑车”,车主却将其改装成了卧铺车,且后窗玻璃被一大块又黑又破的麻布取而代之,一路随风“啪啪”作响;车上明明只能坐20人(连正、副驾位),可连躺带坐加站立的却有39人;上车前说好每人30元车费,可行至半路买票时却长成了50元;上车时问好了直达目的地,可最终还是被甩在了中途……。

就是这辆糟糕的春运车,它却从闻名于国内外的广东湛江市出发,竟然一路畅通无阻,直达大陆最南边的县——湛江市徐闻县城!

途中虽有警车将其拦停,但却见交警与车主握手言笑,拦而不查,给人一种雷州半岛“无交警”的错觉!这是记者1月31日亲身经历的一件大憾事(见1999年湛江日报《雷州半岛无交警?》一文)!

镜头回放三:今非昔比看湛江

绿色湛江

1995年的一天,我从海安坐车至湛江南站,时已深夜12点左右。昏暗的夜灯下,赶路心切的我,手提旅行箱独自匆忙地往湛江火车站方向急走。

刚上大街往左行不多远,忽见右侧街边俩骑自行车者快速冲我而来,车刹前面,坐者跳下:“哥们,到哪去呀?”

知我回老家探亲后,这人又说:“给点烟抽吧!”

“我不抽烟,没有烟哦!”

“搞点钱嘛!”

“我们吃皇粮的,哪来钱哦!”话毕我立马反问:“两位小兄弟,你们管我要烟抽、要钱花,知道我是干嘛的不?”两人左看右看后摇头!我掏出记者证晃了晃,两人知趣,用手示意我快走,一场危机立马化解!

回到现实,2017年3月20日,久违的我再次乘车从海安赴湛江市区,沿途既不见骗老者参赌、继而揍打老者的镜头,也不见司乘人员骗诈乘客的可恶现象。

当夜,我独租一辆的士,逛遍湛江市区东西南北中,前后个多小时,租费100多元,司机虽然牢骚“不划算”,终归没有“宰杀”我!

夜色雾霭中,我虽然独自游逛两个观海长廊(霞山区和赤坎区),车潮人海中,既无人找我要烟抽,更无人向我“讨钱”花,一派歌舞升平景象!

一个“挤”字两重天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湛江,那可是一座“挤”的城市!

1993年至1995年,工作于海南的我,每年春运回老家探亲都是从湛江转乘火车。今非昔比看湛江

大美湛江

那时的湛江火车站,一个“挤”字了得:广场上人山人海,有坐着的,躺着的,有三五成群打堆的,有毛毯垫地打持久战的,买票站队的几条长龙从售票窗口一直延升到广场边沿,想寻个插足的地都难,看着这架势就头疼,有人为求票,挤住湛江三五天。

哪时幸好我机灵,每次见上述挤状,便抓着一位在广场上执勤的胖警官开后门解决,一直没有体验到排队等侯买车票的辛酸滋味。

后来,那位胖警官可能调走了,我也得加入那“挤”的队列,于是乎,人挤人,大汗淋漓,众人拥,酸臭熏鼻!

这次——2017年3月20日,我再次来到湛江火车站,昔日挤象虽再现,可却换成另一种挤象——广场上,但见车山车海。我点指细数,36辆大小不一、款式各异的公交车停成一片,这边刚刚开走一辆,那边缓缓“游来”两部,昔日那人山人海的恼人景观不见了。

散步似到火车站侯车大厅笑问一警官:“昔日挤象哪去了?”答曰:“一是公路交通的大改观,四面八方通高速,减轻了交通压力;二是人们富裕了,买私家车的多了,又分流了部分人流;三是百万人才涌海南的热度减了,又分散了部分人流;四是随着人们经济条件的改善,空港的发达,从天上走的多了,又减轻了火车客运的部分压力!”

一句话,如今的这个“挤”只能说明:湛江经济发达了,人们生活富裕了!

辉煌夜景看湛江

那天晚上8点多,湛江市霞山区观海长廊。漫步两公里,廊下涛声灌耳,阵阵海风扑来,明显鱼腥刺鼻。

人在草坪上行走,身旁绿化带花卉,香味袭来,神清气爽。

这边10来人在舞曲声中跳舞,那边三五人在乐曲声中歌唱,观者人数数倍,不时逗来喝彩。今非昔比看湛江

宏伟壮观的湛江海湾大桥

看长廊街边楼群,灯火辉煌,如同白昼。楼群与灯火倒映海面,随着波涌,“灯火”抖动,别是另番美图。

沿10多公里长的滨海路一路前行,40多层高的喜来登大酒店和天悦湾大厦分离路旁,楼层多高,灯光闪亮多高,仿佛是一副巨型灯帘从天而挂。

这楼层稍矮的也如前状,街道两旁的“灯帘”或为桔红,或为白色,或为粉红,有的一动不动,有的不时“眨眼”,有的打圈“游动”,相互辉映,将10里长街照射得如同白昼一般。

来到连成一线的赤坎区2公里长的观海长廊,发现这里与霞山区的观海长廊有四点不同:

一是这里的草坪很宽,平均宽度有数十米;

二是这里的建设布局完全是公园式的,不仅有高大的绿化树,而且还有一簇簇的花卉;

三是这里还有20000平方米的日光浴沙滩,陪者介绍,夏日里,数十把遮阳伞下,数十个木制躺椅,你或者独躺椅上欣赏沙滩上一道道靓丽的风景,看得眼花缭乱,心花露放;或者静躺椅上闭目养神,做着美梦,悠哉游哉;或者情侣相拥,沐浴海风,享受温馨;

四是有陪衬景观——一廊之隔,但见灯火辉煌的一长溜高大楼群。陪同领导喜曰,这就是湛江市有名的金沙湾广场。一路看去,夜雾中,八排高楼,每排都有几十层,由每位住户灯光集合织成的“灯帘”仿佛垂挂天际,把整个街区变成了不夜城!

一路游赏,因沿途多见高楼雾霭,一处半空中疑似一轮月亮高悬,停车路边,仰头细瞧,乖乖,原来是耸入云端的楼顶灯光骗我!

司机逗我,夜游湛江城,不看海湾大桥,等于没来。于是,和着车曲,驱车前往。

车行4公里长、20多米高的海湾大桥,两边护栏上的路灯成平行线一路远去,自然夹写成一个大大的“I”字(一竖)。桥之两头陆地,白色灯光一片,极目难见尽头,分别被海河将两岸“一刀”切直,两边河岸又分明变成了两条粗壮的白色“一”字,于是乎,这一横,一竖,再一横,就在大地、江河上书写成了一个巨型“工”字!

于是乎,我又遐想;因为这个大写的“工”字是写在海河边的,这是不是就是“江”字之由来?亦或就是湛江名称之由来?

车在桥上飞驶,放眼海河远处,一大片红黄色灯海明显与城市亮灯有异,诧问司机,“那是从停泊的一大片船只上发出。”

哦,那一定是在做着航行前的准备,带着这座开放之城、美丽之城,走向更新更美的明天。

(原刊发于《天涯新观察》)

本文:今非昔比看湛江,来源:秋枫颂。

©2021 广东云服务器云主机 gbpusdchart.com 联系我们